有人觉得收入少了不想带团

2020-01-24 05:33

张涪宁说,之前大部分导游没有和旅行社签订劳动合同,无法得到基本工资、社会保险等,导游收入主要来自游客的购物和自费项目的回扣。这个黄金周,凡是请导游带团的旅行社,都会支付导游300到500元的导服费,也就是带团工资,这在以前是没有的。以前给导游一个团,有本事忽悠就多赚,没本事你就少赚,旅行社不管。

南京金陵商旅总经理李靠山说,《旅游法》对很多一直做品质游的旅行社是好事情。虽然目前的接团量和收益有所减少,但只要确保品质,游客最终会认可的。这个黄金周,那些本来就没什么购物、自费项目的旅游线路,价格基本不变,比如巴厘岛、迪拜、希腊、东欧、印度等线路,游客量基本没受影响,有的还略有上升。以后自由行的客人多了,可以激励旅行社推出更多有吸引力的线路。我省国旅、中旅、中青旅等几家大型旅行社老总都表示,《旅游法》有利于行业整体规范和有序健康发展。

导游收入减少了

散客时代到来了

中国社会科学院旅游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刘思敏认为,如果《旅游法》能够严格而且持续、均衡地实施,这个行业的洗牌是毫无疑问的。这对大旅行社是利好,它可以光明正大地做高端品质线路,但另一部分以做“零负团费”为主、旅游消费被透支的劣质旅行社必然会退出倒闭。

今年国庆黄金周是《旅游法》实施后的第一个黄金周,团费不同程度上涨,热门线路团队游降温,自由行、自驾游游客猛增,给旅游市场带来新变化。

行业洗牌正效应

南京导游人员管理中心总经理张涪宁透露,南京市共有1万多名导游,绝大多数是兼职。以前每到黄金周,有经验的导游都不够用,而今年国庆很多导游都闲在家里。“上团机会少了,导游的收入明显减少。原先老资格的导游,一个月可以有两万元左右,现在基本就是七八千元。”南京部分地接社的导游,以前全靠购物提成,现在购物店都关了,有人觉得收入少了不想带团。

《旅游法》实施后,团队游客减少,自由行、自驾游的客人猛增,景区综合服务设施“措手不及”。省旅游局旅游质量管理处处长马龙认为,散客增量给管理带来新课题。他以此次九寨沟事件为例,几十万人滞留,其中有个重要原因就是团队和散客的比例由原来的七三比,变成现在的三七比。去年黄金周九寨沟的接待量比今年多,却没有出现滞留问题,为什么?以前团队游客相对是有组织的,导游在车上就讲清了注意事项,下了车有既定的游览线路,游客量接近饱和时,景区可以通知旅行社调整游览线路,然而在散客时代,这些招全用不上。马龙建议,景区要以此为鉴,调整管理思路,积极应对散客时代。

江苏中旅导游公司总经理刘奇坦言,现在出境游导游就拿300元一天的带团费,8天也就2400元,收入差不多只有以前的一半。小陈是一家旅行社的出境游领队,他说他是和旅行社签了合同的,有固定收入,带团就拿带团费,购物和自费项目有一点回扣,不多,《旅游法》实施后,实际收入减少至少20%。“可当地地陪导游就少很多了,50%都不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