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景洪网  教育   >正文
[ 打印 ]

人文颂奏响儒家文化走向世界的时代强音

发布时间: 2019-08-13 00:30:09来源:

\

在台北举行的“《人文颂》与儒家文化的当代传播”研讨会上,专家学者各抒己见,展开热烈讨论。 深圳报业集团特派记者张啸威摄

连日来,深圳原创大型儒家文化交响乐《人文颂》在宝岛台湾兴起阵阵“儒家文化”热潮。继8日晚台湾首演在台北中山纪念堂顺利举行,9日下午,“《人文颂》与儒家文化的当代传播”研讨会也在台北召开。

两个多小时里,来自两岸的儒学专家畅所欲言,谈起他们心目中的《人文颂》与儒家文化的当代传播,为《人文颂》的进一步打磨、为儒家思想民族文化如何走向世界深入人心,纷纷奉献各自的真知灼见。

《人文颂》是一场中华传统文化的盛宴

“《人文颂》的的确确是一场中华传统文化的盛宴。深圳进行了卓有成效的探索。”台湾“中华大成至圣先师孔子协会”会长、孔子第79代嫡长孙孔垂长对深圳在创作、推广《人文颂》,弘扬儒家文化上所作出的努力表示赞赏。

台湾慈济大学宗教与文化研究所所长林安梧表示,当今谈人文,应该跨过西方现代汉学家的误解,探讨现代化之后新兴的可能,以及中国参与现代文明构建的可能。“中国正在慢慢‘走出去’,我们要摆脱西方近现代诠释方面的限制,回到人文底蕴里。以前努力开创现代化,现在则是在这个过程甚至之后,与世界人类文明展开交谈对话。通过《人文颂》,我们有机会更深入了解。”他说,《人文颂》让他感受到深圳的开放与胸怀。期待深圳未来继续“聚千家,汇众流”,在南方兴起一个“南方之强”。“这‘强’是‘温柔之强’、‘敦厚之强’。也期待有更多版本的《人文颂》,包括词、曲调、旋律等各种不同改进的版本。十年后,我们再来开研讨会,会非常有意义。”

深圳大学文学院院长、国学所所长景海峰教授认为,经过不断润色修改,在台北首演的这一版《人文颂》比之今年1月他在深圳看到的版本更好。谈到《人文颂》的创作价值,他亦提出,儒家文化作为当代中国面向世界的强音,可以让世界了解当代中国在经济崛起后的文化价值。“《人文颂》把这个话题提了出来,对中国文化如何‘走出去’、‘走出去’传播什么,做了根本性回答。”

《人文颂》通过音乐拉近两岸距离

“《人文颂》使我联想到古老的《礼记·乐记》。乐者为同,礼者为异;同则相亲,异则相敬……礼义立,则贵贱等矣;乐文同,则上下和矣。”台湾“中华文化总会”秘书长杨渡说,礼和义建立起来,则贵贱平等;音乐和文化相同,那么无论上下,情感就和谐了。“这是儒家文化中很重要的一点。”

联系此次《人文颂》台湾巡演,杨渡认为,《人文颂》通过音乐拉近了两岸之间的距离。“经过长久的隔断,两岸在文化上存在一定的差距,对此需要互相理解,尤其是情感上的理解。聆听《人文颂》,会让人深深感受到中华文化内在的底蕴,并想和世界分享。音乐和艺术可以改变世界。用这样的音乐,可以去感化人心,去帮助大家互相理解。我们‘中华文化总会’很高兴一起参与举办。”

台湾清华大学文学院教授杨儒宾表示,用音乐来传达儒家思想,是一个非常有意思的尝试,因为音乐在儒家文化中一直有着特殊的含义。儒家一直被视为礼乐文明,音乐与儒家很容易联系在一起。“听了《人文颂》,用交响乐来展示儒家文化,确实气势磅礴、非常震撼。”

“很高兴看到传扬中华传统文化已成为两岸的共识。希望与各地、各界有儒学情怀和民族情感的同道携手,创新出更多更好的儒家文化的传播方式和作品,让中华优秀的传统文化深入民心,走向全世界。”孔垂长如是说。

传达儒家精神既可气势磅礴亦可自然柔性

对于《人文颂》,与会专家纷纷表示肯定,并提出了宝贵的建议和意见。

新汇流基金会董事长、《新新闻》周报总主笔杨照表示:“《人文颂》来到台北演出有着很不一样的意义,让我们感受到深圳的‘文化雄心’,或者是文化冲动。”他认为,《人文颂》承袭了西方的编制形式和方法,更接近西方的交响诗,意在用音乐去表达主题。每个乐章表达各自的特性,各乐章又互有关系。从这个角度而言,《人文颂》要走向全世界,可以做进一步修改和磨砺。“我从里面听到了排山倒海之音,整个作品可以更自然、更诙谐一些。”

“中华大成至圣先师孔子协会”特别顾问、新加坡-中国(新中)友好协会副会长、新加坡培拓投资公司董事局主席曾繁如提出,儒家文化的当代传播大有可为,可以与时俱进走向世界,融入世界文化并成为其中一个强有力的支柱。而要走向世界,需要在把握底蕴的基础上,进行准确传神的英语传达。“比如对‘仁义礼智信’五个关键字,翻译要做到准确兼具美感。”他还建议,《人文颂》在旋律上可以进一步改进,以便和古代文书中的意念更紧密联系,进一步增进它的价值。

“《人文颂》的序曲到结尾都很好,中间的‘仁、义、礼、智、信’五个乐章,既气势磅礴,也有温柔敦厚的一面。我个人感觉在‘义’乐章,亁道较强,坤道不足,比较刚性。” 8日晚上,台湾师范大学文学院院长潘朝阳携太太和孩子到台北中山纪念堂聆听了《人文颂》。他说,看到现场有那么多台湾观众,让他开始感觉到儒学的强大社会影响力,也提振了他对社会的信心。

儒家文化要适应时代发展不断自我创新

“一个民族的主体文化,不应仅是社会变迁的记录器,而更应该成为指导个人发展、社会进步的指南针。这要求儒家文化要适应时代发展不断自我创新。儒家文化要在当代传承和弘扬,首先就是要创新,这个创新的导向就是‘儒’。”孔垂长解释说,“儒”字由“人”和“需”构成,儒学应该关注人的需求。不论是传播内容或形式,都应该以适合传播对象的现实需求为导向。“以儒家思想为代表的传统文化是中华民族的宝贵财富,也将在环境问题、社会问题日益突出的当代世界起到越来越重要的作用。”

“其实,传播儒家文化的形式也是多样的。台湾民间广为传播的歌仔戏,也具有儒家精神。不一定非要穿西装和礼服来表现。如何让音乐精神承担儒家教化,真正进入两岸民间社会,影响到百姓生活,是我们两岸都要继续不断探索的。”潘朝阳说,21世纪,中国除了向外展示国力提升的刚性一面,也可以通过音乐的精神来展示,“把我们泱泱大国礼乐之邦的内涵传达给世界,展示中国21世纪对世界文明的重要意义,而《人文颂》的继续创作,正是走在这样一条康庄大道上。”

杨儒宾谈到,《人文颂》一直在强调儒家的传统价值,其表现的儒家传统文化,在当前时代不仅有新意,而且也是时代所需。“当前,无论是在政治上还是经济上,中国都是世界上绝对不会让人忽视的力量。但在政治和经济的影响力之外,中国还能给世界提供或者展示什么精神价值?能不能在人文精神或内涵上为世界作出更多贡献?如何跨过民族与地域的限制,为全人类提供一种有意义的人文精神?这是一个很大的挑战。《人文颂》的出现正好符合了这个时代的要求。”(深圳报业集团驻台记者冯庆李海若刘柱)

(深圳报业集团台北8月10日电)


相关阅读:
征信恢复 http://www.hulanqingxiche.cn
责任编辑:
Copyright © 2008-2013, All Rights Reserved
景洪网 版权所有
黔ICP证030609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B2-20030024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黔)字第803号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文网文【2010】13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