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景洪网  汽车   >正文
[ 打印 ]

“严师”未必出“高徒”

发布时间: 2019-07-05 00:00:19来源:

谈起批判现实主义作家莫泊桑,人们总会提起他的严师福楼拜,并且会异口同声称赞道:若不是福楼拜这位“严师”,莫泊桑恐怕不能坐上“欧洲小说王子”的宝座。当人们狂热谈论取得“五连冠”的卓越成绩时,也常会啧啧称赞最佳教练袁伟排的严格。的确,“严师出高徒”这句名言历来被人们称赞。

但是“严师”一定能出“高徒”吗?不!

伟大的思想家、教育家孔子可谓圣人也,他弟子三千,贤者七十二,可是对“昼寝”的宰予终究是无可奈何:“这小子像糊不上墙的烂泥,不可雕刻的朽木。”

被世人唾骂的庞涓,这个不堪寒窗苦读之苦,追逐名利,大耍阴谋诡计,谋害同窗的败类,不也是着名的鬼子先生的门徒吗?

诸葛亮可谓是有卓越军事才能了,他铺佐刘备打下江山,有对阿斗尽心竭力,终究无济于事。

假如“严师”必出“高徒”,那么历史上就不会有宰予、庞涓、阿斗之类的人类。由此,我们不难发现这样一条真理:“师严”只是外来原因,只能改变外在条件;而“徒勤”才是内因,是事物发展变化的根据。这正如石头不论怎样加温,终究不能孵出小鸡一样。

“严师”对于出“高徒”固然十分重要,但能否成为“高徒”的关键在于“徒”自身,在于“徒”怎样虚心听取“严师”的淳淳教诲并勤学苦练。

所以,我们切盼“严师”,但更要勉励自己——做一个好徒、高徒!

六年级:骆雨娟


相关阅读:
聚星注册 www.sdc9.com
责任编辑:
Copyright © 2008-2013, All Rights Reserved
景洪网 版权所有
黔ICP证030609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B2-20030024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黔)字第803号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文网文【2010】136号